有關元宵節的古詩句

元宵節的詩句 時間:2019-11-19 我要投稿
【www.hjquo706.icu - 元宵節的詩句】

  元宵節,是春節之后的第一個重要節日,亦是傳統節日之一。正月是農歷的元月,古人稱夜為“宵”,所以把一年中第一個月圓之夜正月十五稱為元宵節。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有關元宵節的古詩句,供大家閱讀!

有關元宵節的古詩句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 歐陽修《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 歐陽修《生查子·元夕》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 —— 蘇味道《正月十五夜》

  元宵爭看采蓮船,寶馬香車拾墜鈿。 —— 姜白石《詩曰·元宵爭看采蓮船》

  誰家見月能閑坐,何處聞燈不看來。 —— 崔液《上元夜六首》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 歐陽修《生查子·元夕》

  千門開鎖萬燈明,正月中旬動地京。 —— 張祜《正月十五夜燈》

  愛元宵三五風光,月色嬋娟,燈火輝煌。 —— 失名《折桂令·元宵》

  月色燈山滿帝都,香車寶蓋隘通衢。 —— 李商隱《觀燈樂行》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 蘇味道《正月十五夜》

  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 —— 李清照《永遇樂·落日熔金》

  別有千金笑,來映九枝前。 —— 盧照鄰《十五夜觀燈》

  錦里開芳宴,蘭缸艷早年。 —— 盧照鄰《十五夜觀燈》

  身閑不睹中興盛,羞逐鄉人賽紫姑。 —— 李商隱《觀燈樂行》

  長衫我亦何為者,也在游人笑語中。 —— 元好問《京都元夕》

  縟彩遙分地,繁光遠綴天。 —— 盧照鄰《十五夜觀燈》

  玉漏銀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明開。 —— 崔液《上元夜六首·其一》

  紫府東風放夜時。 —— 賀鑄《思越人·紫府東風放夜時》

  何事又作南來,看重陽藥市,元夕燈山?花時萬人樂處,欹帽垂鞭。 —— 陸游《漢宮春·初自南鄭來成都作》

  三百內人連袖舞,一時天上著詞聲。 —— 張祜《正月十五夜燈》

  見說馬家滴粉好,試燈風里賣元宵。 —— 符曾《上元竹枝詞》

  看燈記得年時節。 —— 趙佶《醉落魄·預賞景龍門追悼明...》

  五更鐘動笙歌散,十里月明燈火稀。 —— 賀鑄《思越人·紫府東風放夜時》

  簫鼓喧,人影參差,滿路飄香麝。 —— 周邦彥《解語花·上元》

  故園今夕是元宵,獨向蠻村坐寂寥。 —— 王守仁《元夕二首》

  望千門如晝,嬉笑游冶。 —— 周邦彥《解語花·上元》

  將壇醇酒冰漿細,元夜邀賓燈火新。 —— 趙時春《元宵飲陶總戎家二首》

  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 —— 蔣捷《女冠子·元夕》

  好燈爭奈人心別。 —— 趙佶《醉落魄·預賞景龍門追悼明...》

  聽元宵,今歲嗟呀,愁也千家,怨也千家。 —— 王磐《古蟾宮·元宵》

  靄芳陰未解,乍天氣、過元宵。 —— 周端臣《木蘭花慢·送人之官九華》

  九衢雪小,千門月淡,元宵燈近。 —— 晁端禮《水龍吟·詠月》

  群品欣欣增氣色,太平依舊獨閑身。 —— 趙時春《元宵飲陶總戎家二首》

  今年華市燈羅列。 —— 趙佶《醉落魄·預賞景龍門追悼明...》

  香翻桂影燭光薄,紅沁榆階寶靨勻。 —— 趙時春《元宵飲陶總戎家二首》

  想今宵、也對新月,過輕寒、何處小橋。 —— 趙汝茪《戀繡衾·柳絲空有千萬條》

  美人慵翦上元燈,彈淚倚瑤瑟。 —— 朱敦儒《好事近·春雨細如塵》

  已是難聽,中宵無用怨離別。 —— 厲鶚《齊天樂·秋聲館賦秋聲》

  聽元宵,往歲喧嘩,歌也千家,舞也千家。 —— 王磐《古蟾宮·元宵》

  有關元宵節的古詩句分析

  元宵節,又稱為“上元節”,是春節之后的第一個重要節日。元宵,原意為“上元節的晚上”,因“上元節”主要活動是晚上吃湯圓賞月,后來節日名稱演化為“元宵節”。元宵之夜,大街小巷張燈結彩,人們賞月、看花燈、吃元宵,歡天喜地。

  關于元宵節的古典詩詞眾多,最為著名的是歐陽修(一說朱淑真)的《生查子?元夕》和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其中的“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是傳唱千古的名句。其他的詩詞都從不同方面描繪了不同的元宵節景色及感受。周邦彥描寫的是“望千門如晝,嬉笑游冶”(《解語花?上元》),李持正的《人月圓?小桃枝上春風早》有“年年樂事,華燈競處,人月圓時”,蘇軾的《蝶戀花?密州上元》有“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這些都把人的歡樂融入到熱鬧的景色描寫中,人月共圓,是人間多么美好的景致。蘇味道的《正月十五夜》“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這句最為著名,將元夕盛景描繪得淋漓盡致,“暗塵明月”一詞被蔣捷借用:“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這句表達的是今非昔比的惆悵。

  當然,元夕之夜明月常圓,人就未必得以團圓,或是物是人非,今非昔比,家國不再,或是漂泊他鄉,歸家無望。徽宗趙佶在《醉落魄》中寫道:“行行指月行行說。愿月常圓,休要暫時缺。”一語道出多少人最真摯的愿望,只可惜這個愿望未能實現。等到月亮圓時,燈火輝煌時,照見的都是不完整的人事,哪還有賞月看燈的興致,有的只是自傷自憐。李清照從元宵節熱鬧的背后看到了風雨憂患:“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劉辰翁“塵暗陌,華燈明晝,長是懶攜手去”,則沒有任何賞燈興致;毛滂“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何等凄涼;王守仁“故園今夕是元宵,獨向蠻村坐寂寥”,獨自傷悲;“聽元宵,今歲嗟呀,愁也千家,怨也千家”,今非昔比,愁怨千家……姜夔則平淡地說:“風雨夜深人散盡,孤燈猶喚賣湯元。”(《詩曰》)

街头霸王手机版